呼噜一下兔毛

杂食党 兔bb中心❤️

警草与大长腿 (312)

很有big:

【故事属于我,但是里面的人只属于他们自己,情节与真人无关^_^】






嫌疑人在被李易峰抓住的瞬间试图用针管自杀,但是被追过来的小马眼疾手快的制止。市局很快就来了人,将这个叫艾贝贝的女护士带走,李易峰和他们兵分两路,带了小马和几个民警一起赶到艾贝贝的住处。




艾贝贝的家在一处十分高级的住宅小区,一层一户环境优美,最大程度的保护业主的隐私。嫌疑人就住在其中一栋楼的顶层。




门一打开,一股甜腻的香气扑面而来,房间里都是充满女性特质的暖色系装饰,屋子里有些乱,衣服和杂物什么的都随意摆放,但还算干净没什么灰尘。李易峰走进去,一眼就看到起居室里的躺椅上躺着一个人,手脚被尼龙扣锁住,一动不动,正是陈伟霆。




因为过度失血,他裸露在外的皮肤都显出一种过分的白色,秋日惨淡的夕阳斜斜的照过去,整个人苍白到发光,指尖几乎已经半透明。




李易峰走过去,蹲下来摸他的脸,冰凉,湿冷,还活着。




“威廉,我找到你了,醒醒,”他的头软软的垂向一边,像某种脖颈修长的水鸟,李易峰轻拍他的脸:“威廉哥,醒醒,看着我。”




陈伟霆的胸口剧烈起伏了两下,终于缓缓睁开眼,他的目光迷离,眼珠十分缓慢的转动,黑沉沉的眸子看向李易峰的方向,像是看到他了,又像是没看到。




“威廉哥?看看我,看看我是谁?”李易峰一手托住他后脑,在他脖颈上轻轻的捏着,陈伟霆平时压力大或者紧张的时候,李易峰总会这么捏上几下,后者就会重新将塌下去的肩膀又挺起来,这种带着鼓励和安抚的动作,两个人早就已经熟稔习惯。




陈伟霆努力睁着黑沉沉的眸子,眨了一下眼睛。




“好威廉,”李易峰笑着又捏了捏他的肩膀,心却像是浸在冷水里,努力像让自己的搭档保持清醒,“告诉我,她要你的血,做什么?”




那双仍然带着迷离神色的眸子瞳孔微微一缩,然后慢慢转头,眼睛慢慢转向洗手间的方向,好像那里住着一只怪物。




小马在房子里转了一圈,职业习惯让他将重点放在洗手间,他拉开门,身形一顿,竟然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,见惯了尸体和各种凶杀现场的他脸色竟然变了。




“老李,你过来一下。”




李易峰拍了拍搭档的手臂,说了一声“我去看一下”就走了过去。




随即也顿住了脚步。




卫生间很大,瓷砖闪亮,有华丽的浴缸,大片的镜子和宽敞的洗手台,旁边的架子上堆放了许多奢侈品牌的护肤品,洗手台周围也放着一堆瓶瓶罐罐,像是今早上班匆忙忘了放回去的样子,很多东西还没来得及清洗擦干。这情景看起来是个再正常不过的职业女性家里的洗手间。




可如果……这些东西上,都被挂满了血迹呢?




华丽的大浴缸里水还没有放干净,底部积着一汪浅红色的液体,靠近浴缸沿的位置,还留有一圈深红色的印子,周围闪亮的瓷砖墙上溅着湿漉漉的水珠,全都沉淀出暗红的颜色,大理石地砖上留下一圈一圈的红色水渍,缝隙处的红色已经有些发黑,靠近卫生间门口的洗手台上,那些红色比浴缸周围更深更浓烈,常用的几个护肤品的瓶子上全是或深或浅的血手印,红色的血滴流淌的轨迹清晰可见,洗手台的外檐上还放着一个没来得及清洗的玻璃碗,碗底的深红色液体粘稠滑腻,散发着浓重的血腥气和玫瑰精油混合的味道。




李易峰的胃一阵阵抽搐,脸色惨白的后退了一步。




以血敷面,用血沐浴。




他想起那个女护士超越了年龄的美丽面孔。




这是魔鬼的浴室,这是地狱。




起居室的窗边,那个被困在躺椅上的年轻人静静的看向这边,苍白得近乎透明,仿佛会随时消失。








救护车已经等在楼下,李易峰直接将人抱了进去,自己也跟上了车,他再也不想弄丢他了。




看着医生们围在陈伟霆周围,给他补液,李易峰靠在车壁上,悬着的心终于放下,多日来的担心恐惧和迷惘终于消失不见,疲倦铺天盖地席卷而来,偷偷伸出手去,握住陈伟霆正在注射点滴的冰凉指尖,李易峰闭上了眼睛。






迷糊中他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在Discovery上曾经看到过一种鸟类,它们生长在非洲最危险的尼拉贡戈火山附近,全身覆盖着洁白如钻石一般闪亮的羽毛,喙和翼区后缘最坚韧强大的飞羽却是金色,这种鸟儿平时以草种和昆虫为食物,但却有一种最让人难以理解的习性:它们喜欢收集火山附近熔岩结出的闪亮结晶。为了这些闪亮的石头,它们愿意冒着生命危险靠近常年高温的火山口来寻找,尽管这种鸟类似乎很耐高温,但有时被迸出的岩浆溅到身上,它们身上那几片金色的飞羽就会燃烧起来,在飞羽燃烧殆尽之前,这种骄傲的鸟类会发出最响亮的鸣叫,用最后的力量振翅向高空以最快的速度直飞,有的甚至能飞到上百米的高度,直到火焰将它们的翅膀烧成灰烬,才直直坠落在翻滚的岩浆里,化为灰烬。非洲一些部落认为这种鸟类高贵,骄傲,愿意用生命的代价来试炼自己的勇气,是勇士英灵的化身,有些部落甚至以这种鸟类的形象作为图腾来崇拜。【注】




这个叫陈伟霆的家伙好像也是这样,有着漂亮的外表和从不肯放弃作死的坚定意志,身为距离罪恶最近的警察,一次次以身犯险,一次次试探死神的底线,徘徊在生死边缘却从不曾退缩,永远将正义和真相放在生命的前面。




让人佩服他,也让人想揍他。






因为极度的疲倦以及高烧,李易峰在救护车上直接睡了过去,所以当救护车停到医院门口的时候,从救护车上抬下去的不是一个,而是两个人。




护士将针头从手背上撤下去的时候李易峰被弄醒了,他迷糊了一下才想起来发生了什么,时间已经是深夜,小邓歪在旁边的椅子上鼾声如雷,这些天大家都累坏了。




李易峰起床穿好鞋子,这一觉睡了快七个小时,他必须去看看陈伟霆的状况。




那个家伙照例被安排在单独的病房里,房间里灯仍然亮着,小马窝在旁边的简易沙发上睡得四仰八叉,而那个原本应该还在昏睡中的家伙居然没有睡。




李易峰站在门口看了他也一会儿。那张脸因为失血苍白得有些过分,在明亮的日光灯下闪着白瓷一般的光泽,刘海一旦顺到额头上的时候,看起来就特别像个十几岁的半大少年,一双眼被苍白的面孔衬得乌溜溜的,正看着缓缓注入他身体里的液体出神。




看到李易峰,那张少年一般略带迷惘的面孔瞬间亮了起来。陈伟霆眨着眼睛看着自己的搭档,没有血色的嘴角微微翘着,正好可以旋出脸颊上那个浅浅的梨涡,尽管还很虚弱,他还是躺在床上,张开手臂,微笑着做出一个等待拥抱的姿势。






【注】没有这种鸟!!!除了火山的名字,所有其他东西都是我瞎编的。宝贝们看故事就好,纠结细节就丧失了乐趣了,对吧?



评论

热度(451)